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三期必出生肖 >

界岭口之殇:1933年4月12日日军攻占界岭口(李利锋)

[时间:2022-02-17 13:09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浏览:]

  界岭口关位于抚宁区北70里处,创建于明洪武十四年正月,比山海关还早八个月。万历二十七年《永平府志》称界岭口“(蓟镇)三十三关,此为最要。”历史上,界岭口就是重要关隘,几乎每次战争都与界岭口有关。明隆庆元年(1567年)九月,蒙古大汗图们扎萨克图汗率领十万之众就是从罗汉洞旱水关攻入,屠杀抚宁、卢龙、昌黎等县民众一万二千人。

  界岭口战斗也是1933年长城抗战中最硬的一仗,其惨烈程度堪与山海关、喜峰口、古北口媲美。日本侵华史是中华民族最为悲惨的一段历史。虽然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,但是伤疤好了不能忘了疼。界岭口之殇是抚宁历史上一个永远的痛。不应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忘记。

  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,明治维新之后就走上了武力扩张之路。中日甲午战争后,日本从同中国战争中尝到了甜头,更加助长了它的侵略野心。1900年义和团运动失败后,日本与美、俄、德、意等七国攻占山海关、秦皇岛地区,圈占地盘,建立营盘。1901年9月7日,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与帝国主义列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《辛丑条约》,被迫允许西方列强以保护侨民的名义,在山海关、秦皇岛、昌黎、唐山、天津、北京等北宁铁路沿线驻扎少量军队。日本侵略者就是凭借这样的借口,在中国打下了为日后侵略作准备的“伏笔”。

  1930年夏,蒋介石、冯玉祥、阎锡山爆发中原大战,9月份张学良宣布支持蒋介石,东北军大举入关,占领平津、滦东地区。东北军独立第9旅何柱国部三个团驻扎滦东一带。

  1931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了九一八事变,仅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,我东北三省广大地区被日本侵略军占领。

  1932年3月,日本扶持满清退位皇帝溥仪粉墨登场,成立傀儡政权“满洲国”。此后,日本野心更大了,以追剿东北抗日义勇军为名,不断向山海关方向增兵。日本关东军第8师团第4旅团数千人兵临城下。12月8日,日军铁甲车向关城开炮,企图制造事端,试探中国守军的态度。

  1933年1月1日,山海关日本守备队制造爆炸假象,诬陷中国守军626团(团长石世安)部所为,向关城发动攻击。1月3日下午,东北军第9旅第626团第1营安德馨营长等300多人壮烈牺牲,山海关城失陷。

  2月份,日本关东军避开何柱国(时已升任第57军军长)的北戴河—界岭口防线,转攻防守薄弱的热河省。3月3日,热河省长、第五十五军军长汤玉麟不战而逃。3月4日,日军骑兵第8联队长三宅忠强中佐率领128人的川原挺身队兵不血刃,轻而易举地占领的热河省会—承德。之后,日军第33旅团中村馨部开始向长城线师(师长缪澄流)在建昌洞与日军交锋后失利,于3月10日后退到长城义院口、界岭口一线团(团长江惟仁)布防在界岭口阵地,第646团(团长刘元勋)布防在界岭口以东箭杆岭一带。116师师部设在台头营。第647团(团长田朝凤)作为师后备队。另外,何柱国第57军派658团(团长邱立亭)布防界岭口以西4里的罗汉洞一带。

  3月12日,日军混成第33旅团以步兵第40联队(联队长冈村元大佐)、第39联队(北洋贞治郎中佐)为右翼,攻击界岭口以西阵地;以步兵第10联队(联队长人见顺士大佐)、步兵第63联队(联队长饭冢朝吉大佐)第2大队为左翼,佯攻界岭口以东阵地。野炮兵第10联队协助右翼攻击界岭口西侧阵地。

  3月16日凌晨1时,日军向界岭口西侧阵地发起攻击,到上午5时,日军第40联队、第39联队从罗汉洞方向突破,占领长城一角。由于日军人数众多,炮火猛烈,我军伤亡惨重,不得不后撤到郭家场、石家沟一带,随之退回界岭口长城东西两侧。

  昭和八年三月十六日,步兵四十(聯隊)十一(中隊)志水伍長戦死之所(网友独往独来摄)

  日军敌楼内刻字:昭和八年三月二十四日,步兵第四十聯隊第十一中隊占领(网友图片)

  3月17日晨5时,守军116师组织预备队发起反击,第646团第2营反攻界岭口,第645团第4连附机枪、迫击炮各1排增援第658团罗汉洞阵地。经过一天的激战,将日军驱逐到长城以北。3月19日夜,界岭口街里被日军占领。24日拂晓,日军以步兵第39联队混成大队主力为右翼,步兵第10联队主力及第63联队第2大队居中,步兵第40联队为左翼,野炮兵第10联队、飞行第12大队第3中队协同作战,向界岭口阵地发起第二次攻击,午前进至郭家场一带,黄昏时分又退守长城线名。此后,由于日军主要精力在冷口、喜峰口、古北口等处作战,界岭口方向敌我双方处于对峙状态。

  4月8日,日本关东军第8师团命令第33旅团向界岭口发起第三次攻击,并向台头营推进。4月10日拂晓,日军第33旅团开始攻击石家沟至小岭高地116师阵地,遭到我军顽强抵抗,战斗一直打到日没时分,战况毫无进展。10日午后1时10分,日军增援部队早川支队(步兵第30联队联队长早川止大佐)赶到界岭口。4月11日,日军33旅团夺取小岭东侧名叫一棵松的高地。当夜,日军早川支队主力加入战斗,由于敌人炮火猛烈,守军116师伤亡过重,战况急转直下。由于迁安冷口阵地失守,116师处于孤立无援状态,于4月12日晨向台头营方向撤退,日军全线追击。

  4月13日午前,日军飞行第12大队轰炸台头营市街,于当日午后3时攻占台头营。此役日军战死9名,负伤33名。第116师阵亡156人。第116师向西南撤退途中,在燕河营又遭到日军第6师团的中园支队拦截,早川支队又去增援,击溃第116师。日军第33旅团主力于15日午夜从台头营出发南进,于4月16日晨攻入抚宁城。之后,又西进,追击第116师。第116师在完成掩护何柱国第57军(驻守石门寨、秦皇岛、北戴河一带)西撤任务后,也撤往滦河西岸驻防。

  1933年4月15日美国华盛顿特区《斯坡坎每日纪事报》关于界岭口战斗的报道:中国军人阵亡500人。

  界岭口战斗虽以失败而告终,但是表现出中国军人不畏强敌、舍生忘死、保家卫国的英雄气概,给日本侵略者以狠狠地打击,大大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斗志。今天,我们不能忘记“落后就要挨打”的沉痛教训!(李利锋)

网站首页三码中特全免费公开码三期必出生肖大中华89468.com